• 今日焦点|全国垃圾分类重点城市市长经验谈:

    2019-04-03 19:27:45

    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城市垃圾分类处置。今年,垃圾分类再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。7月,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也将正式实施。 不久前,住建部在上海召开全国城市生活垃圾分类

      “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城市垃圾分类处置。”今年,垃圾分类再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。7月,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也将正式实施。

      不久前,住建部在上海召开全国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现场会,提出2019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将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,“上海、厦门、深圳、杭州、宁波、北京、苏州等城市,已初步建成生活垃圾分类收集、运输、处理体系。”

      垃圾分类这道题,全国各地怎么解?两会期间,本报专访多位参会的全国垃圾分类重点城市市长,畅聊这件“关键小事”。

      今年1月,上海两会高票通过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,这是我国第四部规范生活垃圾的省一级地方性法规。对于立法推进垃圾分类,具有引领和示范意义。

      “上海今年通过了生活垃圾管理条例,之前的做法已经很成熟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杭州市市长徐立毅直言,2014年他专门前往上海学习垃圾分类,建在闹市区的中转站、实行积分制的绿色账户,一系列探索让人很受启发。“回来后,我们就提出了生活垃圾‘三化四分’概念,即减量化、资源化、无害化,分类投放、收运、利用和处置。”

      2015年起,杭州出台《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《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》等地方性法律规章及一系列文件,构筑起较完善的法规、政策、标准、收费体系,提出“杭州模式”,即前端抓分类减量,末端抓能力建设。去年,还制定了《深化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》。徐立毅代表认为,垃圾分类涉及千家万户,关键小事也是民生大事,是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直接体现,应当法治、德治相结合。

      “2019年,实施全面推进生活垃圾强制分类行动计划,实现厨余垃圾分类全覆盖,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30%以上,努力让垃圾分类成为新风尚。”在今年深圳政府工作报告中,深圳市市长陈如桂说。

      日前,《深圳经济特区生活垃圾分类投放规定(草案)》也正广泛征求社会意见。在垃圾分类领域,深圳先后出台1个政府规章、3个地方标准和7个规范性文件,形成较为完备的规范标准体系。

      “厨余垃圾沥干水分后投放至厨余垃圾专用收集容器”“使用一次性收纳袋装纳厨余垃圾的,在投放时应当拆袋,并将收纳袋投放至其他垃圾收集容器”……此次深圳新规“升级”,规定更细、处罚更高,例如乱扔生活垃圾或者未分类投放生活垃圾的,拒不改正者个人处五百元罚款,情节严重者处一千元罚款,比之前提高了10倍。

      每个季度,住建部对46个重点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考核,厦门连续多次名列第一。

      全国人大代表、厦门市市长庄稼汉介绍,垃圾分类已经覆盖全市93%的居民小区,2019年目标是实现生活垃圾分类覆盖率100%、原生垃圾“零填埋”。

      “垃圾分类,抓好源头,跑好‘最初一公里’,从‘要我分’向‘我要分、分到位’的理念转变。”庄稼汉代表介绍,厦门逐渐形成全民众参与、全机构协同、全流程把控、全节点攻坚、全方位保障的“五全工作法”。

      其中,“小手拉大手”是一大亮点。厦门在1164所幼儿园、校园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,编写中学、小学、幼儿园三种版本的《绿海鸥伴我行——厦门市生活垃圾分类知识读本》,将独具特色的垃圾分类知识,纳入中小学教学体系,打通校园、家庭、社区通道,实现垃圾分类的同频共振。

      从包片式、犁田式,到路长制、桶长制,厦门形成市、区、街道、社区四级联动,将生活垃圾分类责任到人。

      “大分流、细分类”则是深圳的关键词,目前已经建起九大生活垃圾分流分类体系:从行业角度,对产生量大、产生源相对集中、处理技术工艺相对成熟的绿化垃圾、果蔬垃圾、餐厨垃圾实行大类别专项分流处理;在家庭方面,对废弃玻璃、金属、塑料、纸类和有害垃圾、餐厨垃圾、废旧家具、废旧织物、年花年桔等分类,细致程度可见一斑。

      在破解“垃圾围城”上,深圳逐步提升垃圾分类版本:1.0版是指分类设施进入小区、定期开展资源回收日;2.0版是集中分类投放、定时定点督导相结合;3.0版为每个集中投放点配备小型洗手池,分类回收厨余垃圾;而未来的4.0版,则将全面推行楼层撤桶、垃圾处理费随袋征收等。

      图说:执法人员正在检查小区垃圾分类投放是否正确,容器设置是否规范。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 摄

      2010年起,杭州就在全国首推垃圾“清洁直运”模式,取消城区所有的中转站,而是形成桶车直运、车车直运、直运替代、以车代机、厢车对接5种模式,直接将垃圾运输至末端处置场所,而原本令人掩鼻的垃圾中转站,改造成宣教基地,变身“花港观鱼”般的生态小景。

      徐立毅代表介绍,杭州实行垃圾清运车载称重,严格落实控量管理,还试点安装“车载智能清运监控系统”,实时监测清运车轨迹、垃圾种类和重量、点位GPS坐标等信息,合成图像传至后台系统,既可以完成垃圾源识别、称重,还能实时抓拍、监管。

      针对混装混运问题,杭州严格规范清运作业,按照垃圾分类标识颜色,对不同垃圾分别配置相应颜色和标识的车辆,全面推行“绿车运绿桶、黄车运黄桶”。“提升分类识别度,杜绝‘先分后混’现象,避免挫伤市民的积极性。”

      全国人大代表、苏州市市长李亚平介绍,苏州依托再生资源回收体系,建起“社区回收点—中心分拣站—再生资源产业园”三级回收网络,还完成互联网+垃圾分类平台的建设,实现了可回收物的精准到户及上门回收。

      对于有害垃圾,则建立“小区源头分类投放—区级分类中转储存—市级分类统一处置”模式,开展废旧灯管、废旧电池、过期药品、其他有害垃圾的专项收运工作,在全国率先实现了有害垃圾分类投放、分类收集、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置的闭环。“其中,过期药品需投放至由食药监局公布的过期药品回收点,这些回收点全部设置在药店和医院。”

      厦门同样实行分类运输,80辆厨余垃圾专用车、77条收运线多个收运点“公交化”直运;5辆有害垃圾专用车,每月收运一次;对于大件垃圾则采取电话预约,处理企业上门收运。

      图说:居民利用废弃纸杯、易拉罐等可回收垃圾制成了创意独特的环保盆花。杨建正 摄

      摆放年桔和年花是广东传统年俗,但春节一过“宠儿”就成了“弃儿”,如何处理反倒成为一件烦心事。

      深圳因地制宜,集中开展年花年桔回收活动。在住宅小区设置投放点,市民“举手之劳”,物业“一键预约”,专业团队或回植,或做成有机肥料。

      年桔年花回收后,状态较好的回植以待来年,完好的花盆、养殖土、造型支架等回收再次利用,而难以回种的年花年桔则被粉碎并处理成有机肥料。去年,深圳累计收运处理年花年桔202万盆,再利用花盆94.4万个,回植复种年桔8.5万株,不仅让花木焕发“第二春”,也增添“年年有余”的好寓意。

      在垃圾处理环节,厦门建成厨余垃圾处理厂、大件垃圾处理厂、垃圾焚烧发电厂、工业废物处置中心等,满足有害垃圾、厨余垃圾、餐厨垃圾、大件垃圾处理需求。“目前,全市垃圾总处理能力达6050吨/日,2019年底可实现原生垃圾‘零填埋’。”

      去年,厦门每天分出约600吨厨余垃圾,实现资源化处理,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保持在100%。利用餐厨垃圾制作环保酵素,菜叶、果皮摇身一变成为清新家具、浇种花草的“环保液体”,这些变废为宝的探索,也让垃圾分类成为“新时尚”。

      苏州则采用“就地+协同+集中”模式,形成了“源头”到“尽头”资源化、闭环化处理的“流水线”。以毗邻上海的昆山淀山湖镇为例,就有7个生活垃圾分类资源化处理点和2个公共机构餐厨垃圾处理点。前者对易腐垃圾进行二次分拣打碎、恒温发酵处理,后者通过特定菌种,对餐厨垃圾分解处理,全过程低能耗、无异味、无残渣,不仅省去运输成本,而且避免二次污染。